《我不是药神》导演总结成功心得:别狂 也别蔫

7月26日,FIRST青年电影展产业论坛在西宁拉开帷幕。都是从FIRST影展中走出、今年都取得了亮眼成绩的三位青年导演现场碰撞交流,他们是:《心迷宫》《暴裂无声》导演忻钰坤;《我不是药神》导演文牧野;《命运速递》导演及《邪不压正》编剧李非。
三位青年导演从筹拍处女作、初入产业讲起,真诚地分享了许多成功心得,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找准自己的位置,想清楚自己想要什么。活动当天《我不是药神》票房刚好突破30亿大关,导演文牧野回忆起自己一路走来的经历,尤其是与宁浩导演的平等合作过程,总结道:别狂,也别蔫!
[总结处女作经验]
不要一上来就拒绝市场 根据自身情况量力而为
三位青年导演先后总结了自己拍摄导演处女作的宝贵经验。忻钰坤透露,当年获奖那部《心迷宫》其实并非他做导演的首选,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条件量力而为:“《暴裂无声》是我第一个写的剧本,也是我要第一个拍的长片,但是在完成初稿之后觉得太复杂,不可能在当时的环境下完成,我跟制片人去聊,他觉得这肯定不是低成本,我也是第一次做制片人,拿不来那么多的投资;而且这里很多大的场面,有很多复杂的演员,真的可以完成吗?要不要换一个相对好执行的影片?当时就想起了一个原形故事(《心迷宫》)。当时觉得是一个特别理性的分析之后得出的结论,如果就拿着剧本去找钱,可能到现在不可能完成第一部长片,后来决定换一个方向,走出这一小步,慢慢把作品磨出来。等得到更多机会,得到更多好的资源,再回来做《暴裂无声》,那是最合适的步调。”
文牧野则表示要想清楚要艺术还是要商业,不要一上来就排斥市场:“青年导演经常犯的错是用蜡笔写钢笔字,导演首先是一个职位,它是一个拿薪水干活的匠人,然后才是艺术家。我的经验是在这个里面找到自己的位置,右侧是商业,左侧是艺术,这边是共性,通过自己作品的风格,找到在这条线上的点,到底应该在哪个点上,这是此消彼涨的关系。我这两年写剧本到拍摄到剪辑,一直在找的是这之间的关系,这个关系很难找。我们不要拒绝市场面,有的先一上来就拒绝,我觉得青年导演最重要的是打开,格局变大,接受一切以前接受不了的,先从台子上下来,到群众中间,后来再决定是不是再上来。有的时候一上来就把自己架的很高,路就很窄,这是我的经验。”
李非笑称他也很羡慕《我不是药神》,但他拍不出来:“我最近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,什么样的人会拍什么样的电影,比如说我特别羡慕《我不是药神》,我也觉得特别好,很喜欢,但是说实话,我能拍出来吗?我拍不出来。我能拍什么呢?这是我要思考的问题,是拍给自己的,还是观众的,或者想兼得?这要想清楚。”
[学会与产业对接]
理性辨别选择和诱惑 与大牌监制建立平等合作关系
幸运地进入产业后,青年导演依旧会面临一个迷茫期,这时就需要学会拒绝诱惑,对自己保持清晰的认知。
忻钰坤表示:“的确有很多的选择和诱惑,再回归到理性的判断,你会发现不都是有益的好的东西,所以可能我先去拥抱了一下产业,拥抱了各种的公司,跟他们谈,谈完之后,你要想现在要做什么样的电影?你需要什么样的资源的匹配,或者应该用什么样的形式来完成这个内容?当时我最想拍的是《暴裂无声》,它不需要用到那么大刀阔斧的方式,我需要精耕细作慢慢的去做,我就退回来了。”
文牧野赞成忻钰坤的说法,他表示自己也曾跟很多制片人聊过,但只有宁浩合得来:“我是一个特别凭直觉判断的人,有很多制片人过来聊,聊两三句话我就知道没有什么好聊的,不是因为项目的问题,是因为交流方式,大多数我感觉到过来找我聊的人是我要帮你,但是我一开始就诉求的是你帮我我也帮你,是合作不是扶持。直到我遇到宁浩,宁导一上来告诉我这不是扶持计划,扶持这个词好难听,说我是个陪练,我是个镜子,我跟你一块跑,这个态度一上来给我的感觉特别的舒适,安全感很充足。说白了,我要找对自己的位置,一路走到现在。其实是一个未知感,是合作态度,不卑不亢,别狂,也别蔫。”
李非同样与大牌电影人建立了平等合作关系——他因《命运速递》受到姜文赏识后,受其邀请担任了《邪不压正》编剧之一。“我跟姜文导演合作了两年,并且我现在在筹备的下一个我的第二部电影,姜文导演是监制,我觉得就像文牧野说的,是一个合作性质的工作,只有真正的创作者才会去尊重创作者,这个特别重要。我们刚才在台下还聊,真的挺羡慕文牧野的,能够有宁浩或者徐峥这样的人跟他合作,因为真心热爱。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宅男帮 » 《我不是药神》导演总结成功心得:别狂 也别蔫

赞 (0)

热门推荐

  • 文库免费下载方法,还能赚点小钱
  • 视频赚:提款机旗下,分享视频赚钱
  • 打码网赚:有诀窍!
  • 炎炎夏日,玩玩棋牌赚钱!